bg-news2bg-news-m2

机构消息

最新消息

国际社就拟议犟制举报怀疑虐待儿童个案的规定意见书

就政府拟就犟制举报怀疑虐待儿童个案进行立法,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下称本社)有以下意见:

根据立法会资料,每年平均有 6 宗因袭击引致儿童死亡的个案,数字令人痛心,根据儿童权利公约第 19 条:「缔约国应採取一切适当的立法、行政、社会和教育措施,保护儿童在受父母、法定监护人或其他任何负责照管儿童的人的照料时,不致受到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残、伤害或凌辱,忽视或照料不周,虐待或剥削,包括性侵犯。」保护儿童免受虐待是社会必然的责任,现行的通报怀疑虐儿个案机制仅属自愿性质,本社基本上同意犟制举报怀疑虐儿个案的精神。但是,有效保护儿童,不能单靠独立的举报制度,有关当局必须要订立完善及可行的「保护儿童政策」,除包括举报怀疑虐儿个案,也应着眼于预防及教育的工作,同时必须增拨足够资源及配套以配合新法例的实施。

业界已预见犟制举报制度实施后举报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必然大增,马上增加前缐同工处理怀疑虐儿个案的负荷,但抽调现有人手及资源去处理大幅增加的虐待及忽略儿童个案会影响服务质素,故在犟制举报怀疑虐待儿童个案进行立法同时,本社认为增加社工及临床心理学家人手,增加医疗人手及儿科病房床位数目、增加儿童住宿宿位数目、增加课余托管名额、甚至增加负责刑事调查怀疑虐儿个案的警员人力等均不能缺少。

在界定举报那些怀疑虐待儿童个案,谘询文件提到採用「有造成严重伤害的迫切风险」作为举报准则,但「严重伤害」的定义仍欠具体,本社应为有关当局须为「严重伤害的迫切风险」的定义订立一套清楚及客观的统一标准,让不同界別的专业人士有共同的理念及知识去分辨及评估风险。

现时的谘询文件只集中于举报的需要及责任,并沒有详细交代整个举报的流程、细节及往后的处理,令前缐同工感到疑惑,例如举报是否等同报警、不同持分者同时处理同一个案,如何决定由哪位专业作举报者,均须清楚界定;另外谘询文件亦沒有清楚指明接受举报单位谁属,本机构建议接受举报的单位应由政府部门负责,例如警务处或社会福利署。

是次谘询文件所提到的罚则水平,令前缐人员感到压力及焦虑,不少前缐同工因担心因工作疏忽而要锒铛入狱,容易把介入的重心倾向举报,而不是从家庭的需要出发。本社建议刑罚可考虑不同程度的处罚惩处方式,例如因疏忽而沒有举报的个案可以只判处罚款,而蓄意隐瞒或欺诈而沒有举报个案才以用监禁惩罚。

调查复杂的怀疑虐儿个案,须具相当经验的资深同工去处理,故本社建议由独立专责部门(例如社会福利署保护家庭及儿童服务科)负责调查每宗怀疑虐儿事件,同时可避免正提供服务的个案社工因负责调查工作影响与服务对象的互信关係。

另外,法律实施后,有关当局应对同工提供恆常训练,及对社会大众进行社区教育,以提高社会人士对保护儿童的意识。

2021 年 8 月 3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