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news2bg-news-m2

機構消息

最新消息

國際社就擬議強制舉報懷疑虐待兒童個案的規定意見書

就政府擬就強制舉報懷疑虐待兒童個案進行立法,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下稱本社)有以下意見:

根據立法會資料,每年平均有 6 宗因襲擊引致兒童死亡的個案,數字令人痛心,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第 19 條:「締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的立法、行政、社會和教育措施,保護兒童在受父母、法定監護人或其他任何負責照管兒童的人的照料時,不致受到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殘、傷害或凌辱,忽視或照料不周,虐待或剝削,包括性侵犯。」保護兒童免受虐待是社會必然的責任,現行的通報懷疑虐兒個案機制僅屬自願性質,本社基本上同意強制舉報懷疑虐兒個案的精神。但是,有效保護兒童,不能單靠獨立的舉報制度,有關當局必須要訂立完善及可行的「保護兒童政策」,除包括舉報懷疑虐兒個案,也應著眼於預防及教育的工作,同時必須增撥足夠資源及配套以配合新法例的實施。

業界已預見強制舉報制度實施後舉報懷疑虐待兒童個案必然大增,馬上增加前線同工處理懷疑虐兒個案的負荷,但抽調現有人手及資源去處理大幅增加的虐待及忽略兒童個案會影響服務質素,故在強制舉報懷疑虐待兒童個案進行立法同時,本社認為增加社工及臨床心理學家人手,增加醫療人手及兒科病房床位數目、增加兒童住宿宿位數目、增加課餘托管名額、甚至增加負責刑事調查懷疑虐兒個案的警員人力等均不能缺少。

在界定舉報那些懷疑虐待兒童個案,諮詢文件提到採用「有造成嚴重傷害的迫切風險」作為舉報準則,但「嚴重傷害」的定義仍欠具體,本社應為有關當局須為「嚴重傷害的迫切風險」的定義訂立一套清楚及客觀的統一標準,讓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有共同的理念及知識去分辨及評估風險。

現時的諮詢文件只集中於舉報的需要及責任,並沒有詳細交代整個舉報的流程、細節及往後的處理,令前線同工感到疑惑,例如舉報是否等同報警、不同持分者同時處理同一個案,如何決定由哪位專業作舉報者,均須清楚界定;另外諮詢文件亦沒有清楚指明接受舉報單位誰屬,本機構建議接受舉報的單位應由政府部門負責,例如警務處或社會福利署。

是次諮詢文件所提到的罰則水平,令前線人員感到壓力及焦慮,不少前線同工因擔心因工作疏忽而要鋃鐺入獄,容易把介入的重心傾向舉報,而不是從家庭的需要出發。本社建議刑罰可考慮不同程度的處罰懲處方式,例如因疏忽而沒有舉報的個案可以只判處罰款,而蓄意隱瞞或欺詐而沒有舉報個案才以用監禁懲罰。

調查複雜的懷疑虐兒個案,須具相當經驗的資深同工去處理,故本社建議由獨立專責部門(例如社會福利署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科)負責調查每宗懷疑虐兒事件,同時可避免正提供服務的個案社工因負責調查工作影響與服務對象的互信關係。

另外,法律實施後,有關當局應對同工提供恆常訓練,及對社會大眾進行社區教育,以提高社會人士對保護兒童的意識。

2021 年 8 月 31 日